• 1-800-123-789
  • info@webriti.com

标签归档选民

美加利福尼亚州“三分加州”动议获投票表决资格

  新华社洛杉矶6月12日电(记者黄恒)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州务卿办公室12日宣布,“三分加州”动议所获选民支持签名的数量已超过法律规定,获得了在今年11月中期选举期间让选民对这一动议投票表决的资格。

  加州法律规定,一项动议若想获得投票表决资格,必须由提议者收集至少36.5万个选民签名支持,随后,各地选举官员对签名展开随机抽查,确认其真实性。上个月,“三分加州”动议的支持者说,他们已经获取60万个签名,并已提交州政府。

  美国亿万富翁蒂姆·德雷珀2017年9月提出“三分加州”动议,主要内容是将现在的加州分割为北加利福尼亚、加利福尼亚和南加利福尼亚3个新的州,分别包括40个、12个和6个县。根据这一方案,现在加州的主要城市旧金山、洛杉矶、圣迭戈将分属不同的州。

  德雷珀说,之所以要这样做,是因为加州地域太大、人口众多、经济和文化充满多样性,目前一个州政府管理起来难度太大,分开之后,便能“在保留主要县、市和城镇历史边界的基础上,让3个更小的州的政府为当地民众提供更好的服务”。

  德雷珀曾在2014年提出将加州分为6个州的方案,但因未能争取到足够多的选民支持签名,没有获得投票表决资格。

特朗普为何频打种族牌

  新华社华盛顿7月31日电(国际观察)特朗普为何频打种族牌

  新华社记者徐剑梅 孙丁 刘阳

  美国昆尼皮亚克大学7月30日发布的民调显示:51%的美国选民认为总统特朗普是“种族主义者”。7月中旬以来,特朗普在各种场合以激烈言辞抨击少数族裔的民主党议员,使得美国政坛笼罩上厚厚的种族主义阴云。

  分析人士认为,特朗普打种族牌,无论是一种竞选策略,还是内心流露,其后果都是挑起种族情绪,加剧美国政坛和社会的分裂。

  种族主义阴云

  7月18日,国会众议院监督和改革委员会主席、民主党非洲裔众议员伊莱贾·卡明斯在听证会上批评美墨边境非法移民拘留设施状况。27日,特朗普发推文攻击卡明斯及其所在的非裔居民占多数的巴尔的摩选区,称巴尔的摩是“美国管理最烂和最危险的地方”。

  这是特朗普对少数族裔民主党议员的新一轮攻击。7月中旬,特朗普连续发推文攻击对他持批判态度的4名少数族裔民主党国会女议员,称她们应该返回自己“破碎凋敝、犯罪猖獗”的祖籍国。为此,民主党掌控的国会众议院7月16日通过决议,谴责“总统的种族主义言论”,称“这些言论把对新美国人及有色人种的恐惧和仇恨合法化,并助长这种恐惧和仇恨”。

  美联邦执法机构“就业机会均等委员会”在其网站上明确将让少数族裔“回(祖籍国)去”等列为典型的工作场所非法骚扰用语。在美国职场,任何人如公开这样讲,不仅可能丢掉饭碗,还可能触犯就业歧视法规。

  沿时间线回溯,特朗普引发争议的种族色彩言论可以开列一份长长的清单。在历次争议中,特朗普往往被对手指责为“种族主义者”。而如今,受党派对立和身份政治的气氛影响,共和党人对特朗普的种族色彩言论要么保持沉默,要么出面为特朗普“灭火”,否认特朗普是种族主义者,并与保守派媒体一道致力于把特朗普的种族主义言论包装成“本土保护主义”和“爱国主义”。这也使得特朗普可以无视民主党人和自由派舆论的抨击。

  加深社会裂痕

  分析人士认为,最近特朗普频频打出种族牌,可能因“嗅”到威胁其连任前景的某种风险,促使他通过打种族牌等手段对支持者进行情感动员,维系和提升基本盘的支持率,进而继续把种族牌打造成2020年大选中对战民主党的重要法宝。

  昆尼皮亚克大学的民调还显示,尽管过半美国选民认为特朗普是种族主义者,但也有45%认为不是。考虑到统计误差率,认为特朗普是种族主义者和认为不是的美国选民几乎各占一半。

  另据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最新民调,近九成美国选民认为美国因种族问题分裂,多数选民认为民主、共和两党对何为“美国人”的定义不同。可以说,这些分裂的民意构成了特朗普打种族牌的社会土壤。

  不过,特朗普强化种族牌争取白人选票具有相当高的风险。此举不仅可能刺激非裔和拉美裔等少数族裔,推高民主党选民的投票率,还可能令教育程度较高的白人女性和白人郊区选民对他感到失望,进而削弱自己的票仓。

  况且,对包括多数民主党选民在内的美国民众来说,决定投票意向的最重要因素始终在于经济。正如近期一些民调所显示,大多数少数族裔民主党选民最关心的不是种族平等,而是就业机会。

  前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临时主席唐娜·布拉齐尔曾警告,打种族牌是一种分裂的、两极分化的老式战略,在短期内可能获得回报,但从长远看,它正在破坏美国,撕裂美国社会。

  分析人士认为,2020年美国大选本来就难以摆脱又一场“分裂大选”的命运,尝到甜头的特朗普很可能已养成对种族牌的某种依赖,而不会特别忌惮操弄种族议题所带来的高风险。这也预示着随着大选前哨战的打响,种族主义言论在美国朝野内外可能愈发甚嚣尘上,而政客们对种族牌的每一次运用,势必加深已有的社会裂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