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800-123-789
  • info@webriti.com

标签归档林场

宁夏吴忠:一簇桃花背后的旅游“供给侧”改革

  新华社银川2月23日电(记者艾福梅)一层薄薄的塑料膜隔出了两个不同的世界——外面树木光秃、一片荒凉,里面则桃花簇簇、争奇斗艳,游客们争相与之合影。

  在宁夏回族自治区吴忠市利通区的吴忠林场,这些桃花有一个好听的名字“春雪”,冬日里市民可以到这里的温棚里免费赏花、采摘草莓。

  桃树棚的隔壁是樱桃棚,雪白的樱桃花盛开在弯曲的枝丫上。为什么樱桃树的枝丫是弯的呢?吴忠林场场长杜聿钧告诉记者,一方面主树干弯曲,才能多长树枝,可以充分利用温棚里有限的空间;另一方面这样也有助于樱桃采摘。

  据了解,吴忠林场于2014年开始产业转型,划拨了400多亩土地发展设施农业,同时依托湿地、林果等资源,大力发展集生态采摘、休闲垂钓、观光旅游为一体的现代农业生态休闲旅游产业。目前,已经建了44栋温棚、54个日光温室。

  仅在2017年春节期间,盛开的桃花就吸引了2.7万人次游客。今年春节假期,来赏花的市民数量更多。

  作为一个典型的西北小城,吴忠市的旅游也曾因为气候原因长期处于“半年闲”的状态。然而,近年来,吴忠市借加快推进全域旅游示范市创建东风,积极挖掘冬季旅游资源,大力开发冬季旅游项目和特色产品,激活冬季旅游市场,努力将冬季旅游培育成旅游业发展新的增长点。

  “吃在吴忠”已经成为宁夏人乃至毗邻地区群众的共识,这也带动吴忠市众多农家乐的发展。据吴忠市旅游局规划发展科科长汪茂介绍,全市51家农家乐中,已有65%的开始冬季营业。

  同时,吴忠市也加大冬季旅游产品开发,这两年先后有吴忠滨河塞上滑雪场、同心黄谷川滑雪场等开展冬季滑雪、滑冰项目。其中,吴忠滨河塞上滑雪场于2017年12月中旬开业,到今年1月底已接待2万人次。

  在转型之后,吴忠林场的职工也从拿死工资变成了“多劳多得”,他们可以自主选择承包几个温棚,前期投入林场和个人各出一半。

  “一个桃树温棚一年最低也有2万元收入,发展旅游和增收完美结合,我们也算是为职工找到了发家致富的渠道。”杜聿钧说。

父女接力四十载 只为满目河山绿

  新华社福州6月26日电  题:父女接力四十载 只为满目河山绿

  新华社记者董建国

  40年前,福建省仙游县盖尾镇莲井村的农民李金耀与村里签订合同,承包了当地马山1200亩的荒山造林,创办了我国第一个家庭林场。李金耀病逝后,女儿李美和接下父亲未竟的事业,把最宝贵的青春年华献给了大山。从一片荒芜到满目苍翠,父女两代接力四十载,让山河披绿,让绿色的梦想绵绵传递。

  “父亲包山吃了很多苦,但他从来没有半句后悔的话。我在林场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我也离不开这座山。每天一出门就是满眼葱绿,这种感觉胜过了万千财富。”鬓角斑白的李美和日前在林场的家中对记者打开了话匣子。

  环顾大山四周,但见如今的马山层林叠翠,松涛阵阵,漫山遍野的马尾松、杉木、油桐等树木郁郁葱葱。不过,在上世纪70年代,马山却是一副“无树光溜溜,下雨沙石流,泥石盖良田,年年粮歉收”的景象。

  1979年春天,村里的护林员李金耀因为看不得集体的山地继续抛荒,便向大队申请承包荒山种树。经过激烈的讨论,李金耀与大队签订了一份条件苛刻的合同,承包马山1200亩的荒山造林。

  合同规定:林场所有投入由承包者负责,村里不出任何投资。林木投产后,马尾松收入全部归大队;新植的杉木90%归大队,柠檬桉60%归大队,油茶等油料收入双方各一半……双方都怕对方反悔,在合同上约定“千年不变”。

  其时,签名的、盖章的可能都没有想到,那是中国第一份林地承包合同,李金耀也因此成为中国承包荒山、创办家庭林场的第一人。

  那一年,李美和刚刚16岁。她回忆说,父亲承包荒山在当时可是石破天惊的举动。父亲当年执意要包山凭的就是那股韧劲,他坚信“人勤地不懒”,只要下苦功,荒山总有变绿的一天。

  造林投入大,回报周期长。买苗购肥、林场盖房、兴修进山道路、雇工劳动样样都要花钱。李金耀变卖了家当,近十万株松、杉等树苗种下了,林场初具雏形。由于个人分成的收益太微薄,尽管到1987年,马山林果的资产价值达到了300万元,但李金耀却留下29万元债务辞世了。

  父死女继,梦想不变。“父亲把最后的心血都浇灌到山上。父亲走时,林场一下没了主心骨。我当时就一个念头,不能让林场倒了,不管多难,我都要把父亲的梦想给继续下去。”李美和说。

  与债务一样沉重的,还有林场与周边村民的矛盾。当时林场周边有5个自然村,村民习惯上山砍柴割草、放牛牧羊,由此引发的冲突不断。

  种种磨难都动摇不了李美和的信念。立志要把马山带出困境的李美和总结了父亲育林的经验教训,一方面种植龙眼、枇杷等经济林增加收入,一方面鼓励员工投劳入股,参与股份合作。林场出土地、苗木,民工投工、折价入股。同时,想方设法支持公益事业,努力改善村场关系。

  2003年,福建省开展集体林权制度改革,李美和终于盼来了政策的春风,莲井村以公开招标方式转让马山林场55%山林股份,她一举中标,股权达70%。这年8月,她又拿到了林权证,真正实现了“山定权、树定根,人定心”。

  为了扩大经营规模,李美和在周边乡镇继续承包荒山造林,目前承包的山林已经超过了5000亩。昔日水土流失严重的马山,如今已建成林丰水美的生态经济型林果基地,成为取之不竭的绿色银行。

  “现在,马山的林木蓄积量已由当年的5000多立方米发展到10万立方米,林场的固定资产也由30多万元发展到2000多万元。”李美和骄傲地说,“我现在开始培育名贵树种,自己也种了不少,像这一片就是降香黄檀,虽然要六七十年后才能成材,自己可能看不到了,但心里很踏实,相信子孙们是能看得到的。”

  “山绿了,树大了,人也老了。这些年,不管是艰难的时候还是高兴的时候,我总会想起父亲说过的一句话,那就是有青山就有一切,就什么都不用怕。”望着周围的莽莽林海,谈起这多年来的风风雨雨,李美和感慨万千。她说,她还有更长远的打算,目前正在谋划兴建马山“森林人家”,发展生态旅游,带动周边更多的群众致富。

从造林护林到种苗培育——广西融安国有林场转型记

  新华社南宁7月4日电 题:从造林护林到种苗培育——广西融安国有林场转型记

  新华社记者 郭轶凡

  肩挑手扛,徒步穿行于山岭间造林护林,是何振革的父亲数十年的日常工作;眼观手记,乘车往返县城和林地间试验培苗,是何振革日复一日地勤勉坚持。杉木的一圈圈年轮,记录着何振革父子两代林场人的坚守与传承,也见证着林场的改革与蜕变。

  在广西,有一个始建于1954年的国有林场——融安县西山林场。现年38岁的何振革是西山林场高级工程师,记者初次见到他时,他正向广西大学林学院外籍教授介绍凝聚着他多年心血的香杉种子园。

  “现在我们林场种子园已经建到了第三代,比普通的品种能早5-10年成材。”何振革说。

  他告诉记者,西山林场杉木良种基地现在规模超过5000亩,是中国第一批国家重点林木良种基地之一,不时有本地和外地专家、同行等过来参观交流。“现在条件真是改善太多了,工作重点也跟以前完全不同。”

  由于父母都在林场工作,在林间长大的何振革自小就从父母那里听了不少林场的故事。“以前林场都是靠卖木材自负盈亏,到造林季节,父亲他们很忙,都要徒步上山造林,”何振革说,1998年通车前,从县城到林场要花上一两天时间,职工只能在林场附近生活,条件艰苦。

  到了何振革这一代,林场职工的工作条件发生很大变化,“现在机器能开到山脚,造林等业务大多承包给外包公司来做,我一般都在县城办公,去最远的林地开车就能到。”

  林场在科研方面所取得的成绩,更让何振革骄傲。1978年开始,林场建立杉木良种基地,他的父母也参与了良种基地建设。2002年,西山林场杉木种子园被国家林业局列为全国特色种苗基地,2009年被列为第一批国家重点林木良种基地。

  “国家投入了大量资金支持,为我们创造了非常好的科研条件。”2011年回到林场工作的何振革赶上了好时候。

  西山林场自2010年开始建设良种“育繁推”一体化工程。目前基地年产优质香杉苗木600万株,所培育的良种香杉苗木具有速生、丰产、高效、抗逆性强等特点,不仅供应广西,还有福建、广东等地的林农前来购买。

  “在政策补贴下,贫困户采用科学方法种植良种香杉,10年至12年就可成材销售,比传统杉木成材时间大大缩短。据测算,香杉成材后每亩利润不低于1万元。”何振革说。

  “种子苗产量毕竟有限,2014年左右,我们和柳州市林业技术推广站合作,成立了杉木组培中心,尝试组培苗的培育。”何振革介绍。

  在西山林场组培繁育中心,记者见到了年轻的中心主任覃孟哲。

  “我们从优良品种里选择出表现最好的种子培育组培苗,在实验室里一年四季都可以生产,2018年生产了100万组培苗,远不够供应。”覃孟哲说,杉木组培中心扩建完成后,将具备年产杉木良种组培苗3000万株的能力。

  在西山林场,一线职工的工作重心由林木生产转为森林管护和森林抚育,何振革的工作也由种苗培育转向了种苗科研。他坦言,林场刚改革完成一年,很多东西还需要逐步适应。

  对林场感情颇深的何振革,依旧对良种杉木苗的未来满怀期待:“我们想更好地推广广西的杉木组培苗,这对推进广西杉木造林会起到很大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