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800-123-789
  • info@webriti.com

标签归档企业

乌干达官员:中国助推乌干达实现国家发展梦想

  新华社乌干达恩德培6月12日电(记者吕天然 张改萍)乌干达工程与交通部国务部长爱德华·卡通巴·瓦马拉12日表示,中国和中国企业正帮助乌干达实现到2020年成为中等收入水平国家的梦想。

  瓦马拉当天在恩德培市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说,中国企业是大部分乌干达旗舰工程项目的建设方,乌干达高度认可中国企业在乌干达基础设施领域作出的贡献,中国企业建设的项目质量优良。此外,中国企业聘用了大量乌干达员工,并向他们传授技能。

  瓦马拉说,发展基础设施是推动国家发展的路径,没有良好的基础设施,乌干达无法实现到2020年成为中等收入水平国家的梦想,中国和中国企业参与了乌干达的发展进程,正帮助乌干达实现这一梦想。

  瓦马拉还期待未来在基础设施建设和技术发展等方面与中国开展更多合作。

湖南:系列财政政策促进企业科研创新

  新华社长沙6月13日电(记者史卫燕、陈梦婕)针对产业结构不优、转型升级偏慢、收入质量不高等问题,近日,湖南省人民政府出台《关于贯彻落实创新引领开放崛起战略促进经济增效财政增收的若干意见》,从推动全面创新等方面推出20条措施。

  一是落实企业研发费用税前加计扣除税收优惠政策,建立企业研发投入后补助机制。省级财政对享受研发费用税前加计扣除政策的企业,根据其上年度研发投入增量,按照10%的比例给予奖补,最高奖补1000万元。此外,引导企业普遍建立研发准备金制度,目前全省已有1463家企业完成研发准备金备案,投入研发经费182亿元。

  二是实行科研基础设施和科研仪器向社会开放共享双向补贴。对科研基础设施和科研仪器开放共享优秀的管理单位给予开放共享后补助,同一单位年度最高补助100万元;对中小微企业、创新创业团队(个人)等社会用户使用共享平台的科研基础设施和科研仪器等,给予最高30%比例的费用补贴。

  三是推动科技成果转化和产业化。意见支持企业对接国家和省重大科技计划、重点科研奖项及工业新兴优势产业链关键核心技术和产业关键共性技术。对省内首台(套)重大技术装备研制单位给予奖励,成套技术装备最高奖励500万元,单台设备和关键零部件最高奖励100万元。

  “企业作为技术创新的主体,同时也是研发投入的主体,湖南省全社会研发经费85%以上来自企业。湖南省财政今年预算安排4亿元对企业增加研发投入实行奖补,引导企业加大研发力度。”湖南省科技厅相关负责人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按照相关规划,2020年湖南省研发经费投入占GDP比重要达到2.5%,要实现目标任务还非常艰巨。

“产业+扶贫”让新疆“玫瑰之乡”找准脱贫方向

  新华社乌鲁木齐5月26日电(记者孙少雄、宣力祺)贫困户阿不力米提·塔力普家里有3亩4分地,3亩地种大马士革玫瑰,4分地种小麦。小麦本不多,但他却表示今年最后悔的就是没把4分地也种成玫瑰。

  阿不力米提家住新疆“玫瑰之乡”——于田县阿热勒乡的也台克孜勒村,该村是国家重点扶持的深度贫困村。在人均不到1亩的耕地上,可饮茶、做酱、入药的大马士革玫瑰绽放多年,成为当地农业种植中的一部分,但近年却因市场价格波动,在村民心中几起几落。

  驻村第一书记郑立明介绍,村里耕地少,种的粮食向来卖不出好价钱,可按父辈那样种玫瑰,或卖给花贩或就近拿到巴扎(意为“市场”)上兜售,收入高时一年富裕,收入低时连一家口粮都无法保证,所以为保险起见,村民要不就几年小麦,几年玫瑰交替种植,要不就把小麦等粮食作物与玫瑰套种。

  “与土地最亲的村民在农作物选择上却摸不着头脑,但今年有许多村民像阿不力米提一样,开始认准方向,引进花苗扩种玫瑰。”郑立明说。

  改变源于去年年底。“自治区国资委在县城边的工业园区开办了玫瑰加工企业,我们的花都卖到那儿了。”阿不力米提告诉记者,企业与我们签订协议,玫瑰价格随行就市,但如果市场有波动,价格不尽如人意,企业就按当年协议里订好的保底价格给我们结算。

  村支书麦提库尔班·阿布杜热合曼说,为保证村子2020年顺利脱贫,政府在下派第一书记指导脱贫工作的同时,今年着重推动“产业+扶贫”,通过村里的合作社与大家签订协议,“订单式”收购玫瑰,随后将其深加工变成精品茶叶、精油、护肤品,销往全国各地。

  天刚蒙蒙亮,村民艾依西汗·买图孙便扎进自家的玫瑰园中劳作起来,她要趁中午太阳最烈之前,把眼前的嫣红花瓣“一网打尽”。

  几小时后,艾依西汗把装有玫瑰的麻袋搬上电动车,一溜烟儿开到合作社,开始跟着大家排队、分装、称秤、记账,村里冷清多年的玫瑰合作社热闹得像夏日巴扎,院子满是玫瑰甜香,烘干房里的机器轰隆作响。

  “企业对我们有保底,我们也遵守承诺,玫瑰只供应他们一家,这是双方的约定。这两天鲜花瓣卖到30元/公斤,花蕾高达230元/公斤,送花的第二天就有企业工作人员前来结账,算下来今年1亩地玫瑰的价格比小麦高出好几千元。”艾依西汗高兴地比划着,刚摘完玫瑰的手指红得好看。

  人群中,村支书麦提库尔班指挥着村民有序搬运花朵,“最近一周合作社共收了25吨鲜花,未来估计还能收60吨左右,目前村里90%以上的村民与那家企业签有协议,农村土地清理再分配,保障全村227户贫困户都能参与到玫瑰花相关产业。”麦提库尔班说。

  艾依西汗说,去年玫瑰卖不出去,现在还有些堆在家里。而今年我们不仅不愁销路,还能利用玫瑰花期短的特点,获利后早早出去打工,2020年我们一家脱贫有望。

“混合所有制”助力深圳公交纯电动化

  新华社深圳1月24日电 题:“混合所有制”助力深圳公交纯电动化

  新华社记者 王丰

  充电桩、充电站场地等配套设施不足是新能源公交推广的“最后一公里”难题。深圳市通过创新“混合所有制”运营模式,破解难题,实现专营公交纯电动化。

  “充电桩资金投入大,技术更新快,如果不是具备技术储备和市场力量的公司介入建设运营,企业难以生存。”作为深圳三大公交公司中最大的一个,深圳巴士集团董事长余刚对纯电动公交推广中遇到的“充电桩难题”深有体会。

  余刚介绍说,国内某市的公交集团曾投入2亿多元自建200个充电桩,每个充电桩成本约100万元,是市场价格2至3倍,最终不仅无法收回成本,而且由于无法跟上技术更新,很多设备目前处于闲置状态。

  深圳巴士集团选择与永联科技、奥特迅等专业的充电桩企业合作,成立“混合所有制”合资公司。充电桩企业负责充电桩建设、运维、技术更新,同时按用电量收取公交公司的服务费。

  “必须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余刚说,专业充电桩企业不仅拥有先进的技术,而且成本优势明显,避免了公交公司自建充电桩的弊端。

  而深圳的另外两大公交企业——东部公交和西部公汽则采用“混合租赁”的经营模式,与比亚迪合作推广纯电动公交。

  比亚迪将车辆及充电设施作为统一整体销售给第三方金融机构,并负责运营期内的车辆维修、充电设施建设维护。公交公司与第三方金融机构签订租赁合同,承租车辆及充电设施。租赁期内,车辆及充电设施所有权归金融机构,租赁期(8年)满后,车辆及充电设施所有权归公交公司。8年间车辆如出现因技术问题导致无法完成考核指标,相应损失由比亚迪承担。

  东部公交副总经理贾涛表示,这种轻资产运营,减少了一次性投资额,提高了公交企业使用纯电动车辆的积极性。

  在各大城市推广纯电动公交的过程中,充电站场地是另一大难题。在寸土寸金的深圳,除政府部门积极协调外,社会资本也发挥了巨大作用。

  深圳市发改委副主任蔡羽介绍,目前深圳新能源公交充电设施呈现网络建设社会化、运营模式多元化等特点,已建成公交充电站510座、充电桩5000个,基本形成覆盖深圳全市的充电桩布局。

  “这不仅解决了公交车充电问题,也为更多新能源车推广打下了基础。”他说。

  随着充电配套设施问题的基本解决,除保留少量燃油公交作为应急运力外,深圳全市16000余辆专营公交车已实现纯电动化。

  深圳市交通运输委相关负责人介绍,纯电动公交较柴油大巴节能72.9%,年度总节能约36.6万吨标准煤,替代燃油总量34.5万吨。深圳全市公交每年将减少二氧化碳排量135.3万吨,减少氮氧化物、非甲烷碳氢、颗粒物等污染物排量431.6吨。

  社会效益方面,公交纯电动化将有效改善城市声音环境、缓解城市热岛效应;带动比亚迪等新能源汽车企业快速发展,形成动力电池、电机、充电设施等关键零部件的完整产业链。

  “深圳预计将在2020年进一步实现全市出租车的纯电动化。届时深圳的绿色发展将更进一步。”蔡羽说。

企业注销登记将更简易——工商总局、税务总局加强信息共享和联合监管

  新华社北京1月24日电(记者郁琼源、赵文君)记者24日从国家税务总局了解到,为了优化服务环境,工商总局与税务总局近日联合下发通知,协同推进企业简易注销登记改革,建立协同监管和信息共享机制,这将使企业注销登记更简易。

  通知明确,工商部门在企业发布简易注销公告起1个工作日内,将企业拟申请简易注销登记信息通过省级统一的信用信息共享交换平台、政务信息平台、部门间的数据接口推送给税务部门。企业可在公告期届满次日起30日内向工商部门提出简易注销申请,或者撤销简易注销公告。

  对企业提出的简易注销申请,工商部门在3个工作日内作出是否准予简易注销的决定。对于因承诺书文字、形式填写不规范的企业,工商部门在企业补正后予以受理其简易注销申请。

  税务部门通过信息共享获取工商部门推送的企业拟申请简易注销登记信息后,应按照规定的程序和要求,查询税务信息系统核实企业的相关涉税情况。工商部门和税务部门按照简易注销技术方案实施简易注销登记改革相关工作,做好系统开发升级完善。

  此外,通知还要求两部门扩大登记信息采集范围,协同做好涉税事项办理提醒服务。工商总局将修订企业登记申请文书规范,将加快建设全国统一的身份信息管理系统,在企业注册登记环节增加“核算方式”“从业人数”两项采集内容。税务部门通过信息共享获取工商登记信息,不再重复采集。企业登记信息发生变化的,对于工商变更登记事项,税务部门提醒企业及时到工商部门办理变更登记,对于税务变更登记事项,税务部门要回传给工商部门。工商部门要及时接收,并用于事中事后监管。

  通知要求,各地税务、工商部门要密切配合,建立健全增值税发票申领等协同监管机制,并积极建立健全信息共享对账机制,加大对共享信息的核实力度,定期进行数据质量比对分析,及时解决信息共享不全、不准、不及时的问题。

河南:集中供热室温低于18℃热费减半

  新华社郑州3月17日电(记者李亚楠)河南省人民政府近日公布的《河南省集中供热管理试行办法》规定,在供热期内,热经营企业应当保证居民热用户室温不低于18℃,室内温度低于18℃(不含18℃),按日减半收取热费;室内温度低于14℃(不含14℃)的,按日免收热费。

  办法规定,集中供热起止时间由市、县级人民政府根据当地实际确定。热经营企业应当按照确定的起止时间供热,不得擅自变更。如遇异常低温情况,市、县级人民政府可以决定提前供热或者延期停热,并对提前供热或者延期停热发生的费用给予适当补贴。

  集中供热由省辖市、省直管县(市)人民政府按照有关规定实行政府定价。热经营企业应当执行政府制定的供热价格,不得擅自提高。制定和调整集中供热价格时,应当举行听证会听取热经营企业、热用户等有关方面的意见。

  此外,办法还规定,因供热设施发生故障需停热8小时以上的,热经营企业应当及时通知热用户,并立即组织抢修。连续停热12小时以上的,应当根据停热时间相应减收热费。该办法自2018年4月1日起施行。

德研究机构:海外家族企业青睐中国

  新华社法兰克福1月4日电(记者 沈忠浩)位于德国曼海姆的欧洲经济研究中心4日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认为,中国稳定的政经环境对海外家族企业有较强吸引力。

  这份名为《家族企业的国别指数——在新兴市场的选址因素》的研究报告说,在亚洲新兴经济体中,中国已成为最受家族企业青睐的投资目的地。

  报告从税收、就业、监管、融资、基础设施、公共机构等6个方面评估了主要新兴经济体对家族企业的吸引力,认为中国政治环境和机构的稳定性明显,契约在中国能够快速高效地得到执行,从而有效节省投资成本,这些因素为投资者提供了稳定可靠的政经环境。

  该研究项目负责人、欧洲经济研究中心教授弗里德里希·海涅曼说,中国等亚洲国家对家族企业的吸引力正在上升。未来中国需进一步加强数据网络建设,提高教育水平,尤其是专业人才的培养。

特稿:春天里的“东游记”——中国改革开放的中东故事

  新华社开罗6月21日电 特稿:春天里的“东游记”——中国改革开放的中东故事

  新华社记者郑凯伦 郑思远

  1987年9月,初到北京求学的约旦学生阿拉法特看到大街上如潮的自行车流,以为遇上了“自行车比赛”……时光荏苒,如今已是成功跨国贸易商的阿拉法特仍忘不了当年的其情其景,在感叹中国大地发生巨变的同时,更庆幸自己赶上了中国“春天的潮流”。

  与阿拉法特一样,还有许多在中国改革开放进程中逐浪弄潮的中东人:他们寻改革春风而来,参与中国发展;他们携开放经验而归,分享合作红利。他们感悟:40年写就的“东游记”,成就了他们人生的辉煌,见证了一段辉煌的历史。

  幸运的阿拉法特

  “1987年,我见识了北京的自行车大潮。如今,我又看到了共享单车的‘潮水’,”阿拉法特说,“在过去30年的个人经历里,我见证了中国经济发展的巨大变化。”

  阿拉法特是幸运的。1992年,他从上海交通大学毕业。那一年,刚好是邓小平发表南方谈话之时。明确了深化改革、加速发展思路的中国可谓是“东方风来满眼春”,处处都能感受到只争朝夕的时代氛围。

  阿拉法特开始在一家在中国投资的外企里打工,3年后,他和朋友合伙创业,开办了一家贸易办事处,把中国的轻工业产品等出口到中东国家。2000年后,阿拉法特开始和中国伙伴合作生产汽车零配件,同时致力于把中国的生产线引进到中东地区。

  如今,阿拉法特已经是阿拉伯商人论坛(中国)董事局主席,经营着数家商贸合资企业,经常往返于约旦和中国广州、义乌之间。

  在他看来,40年改革浪潮让许多中国小企业成长为世界级大企业,其中的秘诀就是:通过改革自身、开放市场形成的力量,获取稳定的收益、掌握先进的技术,营造良性市场环境。

  绝处逢生的科尔巴希

  也是在1992年,26岁的土耳其人穆拉特·科尔巴希第一次踏上中国土地。与阿拉法特不同,他带着家族荣耀和祖辈基业来到中国。

  1966年,科尔巴希的父亲和叔叔创办了家族企业阿如姆家用电器公司,主营小家电,产品在土耳其制造,目标市场是欧洲。到了90年代,阿如姆公司发现自己的产品越来越没有竞争力,许多欧洲订单被中国企业抢走,举步维艰。带着一肚子疑问和对家族企业未来的思考,科尔巴希来到中国寻找答案。他特别想搞清楚的是:中国制造业的优势究竟在哪里?

  1992年的中国之行对科尔巴希来说是一次头脑风暴。那一次,他走访了中国各地的多个同类企业,中国当时低廉的人力成本令他震惊。他当即决定,与其和中国企业争夺欧洲市场,不如依靠中国制造业的优势与中国企业在竞争中共同成长。

  那一年,阿如姆采用“自主品牌、自主设计、在中国贴牌生产”的生产模式展开与中国企业的合作。在当时,这是不少外资企业来华投资的主要模式,降低了生产成本,提升了市场竞争力。

  “回首往事,中国制造业借改革开放迅速做大做强,不但没有对我们构成威胁,反而增强了我们品牌和产品的全球竞争力,”如今已经是阿如姆公司总裁的科尔巴希说,“阿如姆这个品牌生于土耳其,却成长于中土两国的共同呵护之下。”

  “今年来,中国与中东国家的交流呈现许多新趋势,各国不仅欢迎‘中国制造’,而且看到越来越多的‘中国创造’,”他说,“这意味着中国正从一个制造大国向技术大国转变。”

  深信不疑的卡萨

  对中国的改革开放,黎巴嫩经济组织荣誉主席阿德南·卡萨有自己的总结评价:“改革开放不仅使中国向世界开放,也使中国走向世界。”

  卡萨今年88岁,“中国阿拉伯友好杰出贡献奖”获得者。在上世纪50年代初黎巴嫩尚未与中国建交之时,卡萨便与中国开始商贸往来。60多年来,他50多次的中国之行见证了改革开放的整个发展历程。

  “改革开放是中国共产党最富远见的战略抉择之一,”卡萨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说,“如今,中国成长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是国际贸易的主要市场。如果没有中国市场,一家跨国公司就谈不上什么全球战略。”

  40年来,卡萨也目睹了中国商品和中国形象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见证和参与了黎中贸易不断加强、人员往来不断密切的成长过程。在他看来,与中国贸易是潮流,买中国制造是潮流,学中国创新更是潮流。

  卡萨尤其看好“一带一路”倡议。他认为,“一带一路”不仅为中国的进一步开放带来了新动力,而且惠及所有参与方。

  阿拉法特、科尔巴希、卡萨……不同国家,不同背景,不同轨迹,相同的是他们都赶上了中国改革开放的春潮,找到了机遇,实现了发展。他们分享着中国改革开放的红利,也成为中国与世界交融的使者。

  随着中国改革开放的持续推进,中国与中东国家之间的合作不断迈上新层级。如今,在约旦、伊朗、土耳其、阿尔及利亚……都能看到中国企业的身影,双方从最初始的产品合作,发展到高新技术合作,再到发展理念与创新合作。向东看,中东国家收获的是愿景走进现实。(参与记者:林晓蔚、易爱军、李良勇、穆东、秦彦洋、赵悦、杨媛媛、黄灵)

截至今年一季度末私募形成资本金4.72万亿元

  图表:截至2018年一季度末私募形成资本金4.72万亿元 新华社发 边纪红 制图

  新华社北京6月11日电(记者刘慧)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会长洪磊日前表示,截至2018年一季度末,私募基金累计投资于未上市未挂牌企业股权、新三板企业股权和上市公司再融资未流通项目8.56万个,形成资本金4.72万亿元,较2017年末增加6100亿元。

  他说,私募基金投早、投小趋势显著,为创新型企业发展提供关键支持,在投项目中,投向中小企业项目合计4.54万个,在投本金1.66万亿元。

  从行业分布看,互联网等计算机运用、机械制造等工业资本品、医药生物、医疗器械与服务、传媒等产业升级及新经济代表领域成为私募基金布局重点,在投项目企业数量合计4.15万个,在投本金合计2.03万亿元。

让审批进一步“瘦身”——海南极简审批跑出“放管服”加速度

(新华全媒头条·潮起海之南·图文互动)(10)春潮拍岸千帆进——海南特区改革开放30年纪实

  这是博鳌亚洲论坛永久会址夜景(2018年3月23日无人机拍摄)。新华社记者杨冠宇摄

  新华社海口5月24日电 题:让审批进一步“瘦身”——海南极简审批跑出“放管服”加速度

  新华社记者涂超华、朱雨博

  注册成立一个公司只需花3个小时。海南一村一品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杨春国说,若非亲身经历,肯定会觉得这是天方夜谭。

  该公司落户海南生态软件园时,杨春国在园区的企业服务超市“一站式”搞定了工商注册、税务登记、银行开户、公章刻印等一系列程序。很多地方可能一个月才能完成的程序,在园区只用了3个小时。

  极简审批就是最大限度提速增效,以实现审批极简的目标。2015年,海南省进行省域“多规合一”改革试点,把深入简化行政审批作为改革最核心的问题加以推进,选择了3个不同类型的产业园区作为试点,推行极简审批。

  海南省工信厅厅长、海南省政务服务中心原主任王静说,通过充分利用经济特区立法权,海南为3个产业园区暂时变通实施部分法律法规的行政审批,探索试行“规划代立项”、园区区域评估评审取代单个项目评估评审、“准入清单”和“项目技术评估”制度、企业“承诺公示制”“联合验收”机制、加强事中事后监管“项目退出”机制等6个试行措施。

  “以项目规划选址为例,整个园区的规划做得很详细,单个项目规划选址审批就不用做了。通过用规划代立项,可以大大缩短审批流程。”王静说。

  与此同时,海南还对3个试点园区实施“一个授权”,即对产业园区管委会充分授权,省政府授予园区管委会行使省级或市县级政府经济社会管理权限,以此实现管理重心下移,减少审批层级和环节。

  极简审批最大限度减少行政审批事项和简化行政审批流程,让行政审批进一步“瘦身”成为现实。

  海南省政务服务中心协调管理处副处长洪秀春说,改革后项目审批环节由70个减至4个,审批时间由过去的几百个工作日缩短至57个工作日,项目从立项到开工可提速80%以上。

  “极简审批”大大降低了企业的制度性交易成本,为企业赢得时间和效益。

  作为项目遍布国内众多省市的物流企业,林安物流集团的项目建设最快纪录是在海南创造的。林安(海南)物流城(一期)项目从选址、供地、开工,到建成开业运营,仅用不到半年的时间。

  “以往同等规模的项目,至少要1年半以上的时间。极简审批为企业节省了3000多万元的财务成本,更抢得了市场先机。”林安(海南)商贸物流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云天龙说。

  以极简审批不断推动放管结合、优化服务等方面的探索创新,海南将工作重点从事前审批,转向注重事中事后监管和服务。

  博鳌乐城国际医疗旅游先行区一次性提供责任清单;海南生态软件园开设企业服务超市,以保姆服务的方式对审批改备案事项进行定期跟踪检查;海口打造“7×24小时”全天候服务平台……不断深化的极简审批改革将“放管服”推向深入,成为海南推进“放管服”改革的重要举措之一。

  改革带来的是营商环境不断优化,对企业的吸引力极大增强。截至2017年底,海南省市场主体664701户,总量比2013年翻了一番。作为改革试点园区之一的海南生态软件园在推行极简审批改革后,去年一年时间新增企业达1000多家,是过去8年入园企业的总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