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800-123-789
  • info@webriti.com

作者归档

4件圆明园流散文物“回家”

  原标题:清河市民在工地意外发现并机智“抢回”汉白玉螭头 4件圆明园流散文物“回家”

  昨天下午,4件圆明园流散文物——汉白玉螭头启程回家。这4件汉白玉螭头是清河市民杜泽宁和杨亚荣在清河某工地意外发现的并机智“抢回”的,这也是圆明园文物流散民间回归数量最多、回归速度最快的一次。

  今年66岁的杜泽宁一直在研究清河历史,经常在清河地区考察和探访。去年2月的一天,他在清河的清真寺附近转悠,走到清河二街路西的一片工地时,发现挖掘机旁边有几块带泥的石头。长年与历史打交道,杜泽宁的直觉告诉自己这可能有“老东西”,于是趁着没人注意,钻进了工地的蓝色挡板。“你是干嘛的?”“我就是个瞎遛弯儿的老头儿。”杜泽宁机智地打消了工地工人的警觉。

  杜泽宁走到4块石头旁边,用小木棍轻轻铲掉部分泥土,龙头渐渐显露出来。“这一定不是清河民间的石头,民间不可能用龙头。”杜泽宁发现这不是普通的石头,立刻拍照取证。正好有工人路过,杜泽宁跟工人聊了两句,没想到工人顺口说了一句,“前几天还挖出过门墩儿呢。”杜泽宁更着急了,他只有一个人,也没带手机,拍完照之后,他先跑去找朋友杨亚荣帮忙,让他赶紧去现场盯守,自己则赶紧去清河街道报案。清河街道接到报案之后,立刻派人派车,在杜泽宁的指引下来到了工地现场,但是4块石头不见了。

  工头出面,一脸无辜地表示没听说。“不可能,我刚才都拍照了。”杜泽宁不顾工地满是泥土,立即开始不停地在堆满石块的坑里寻找。杨亚荣也很生气,对工头讲了不少私藏文物的法律后果。再加上街道也来了人,工头没了底气,随后说了一句,“让挖掘机再好好找找。”结果,挖掘机一扬臂,在距离杜泽宁发现文物的地方不远处,把4块石头从土里挖了出来。

  4块石头被运回街道后,清河街道一直希望能从本地的历史文化当中,对这4块石头进行研究,但是一直没有结果。本月初,一次偶然的机会,圆明园管理处得知这一消息,于是联系了北京石刻艺术博物馆研究馆员刘卫东进行现场鉴定。刘卫东告诉记者,经过他与圆明园内所存文物信息进行比对,确定4件石制构件为圆明园流散文物汉白玉螭头。“螭是龙的一种,根据推测,这4块石头应该是一个建筑构件。”而且,圆明园距离杜泽宁发现文物的地点只有不到3公里的距离。

  记者昨天在清河街道院内看到,4件汉白玉螭头的规格几乎相同,长度近一米,宽度在30至40厘米,每个都重有几百斤。龙头的雕刻纹路非常清晰,双目圆睁、眉毛上拧、鼻尖高耸、嘴唇上卷……街道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确认螭头为圆明园流散文物之后,清河街道第一时间上报海淀区文委,并在文委的指导和同意下,将文物归还圆明园。

  昨天下午,清河街道和圆明园管理处在清河街道举行了圆明园流散文物回归仪式,向杜泽宁和杨亚荣颁发了证书和奖励,并且安排专人将4件文物运送回圆明园。圆明园文物考古科科长陈辉告诉记者,待螭头到达圆明园后,将由专家对它们进行全身“体检”,制定修复方案。“这些螭头有一些小裂缝,如果不好好保护,时间久了容易出问题。”

  相关负责人介绍,自圆明园流散文物征集活动开展以来,截至目前共回收捐赠流散文物40余件,其中包括今年4月民盟中央捐赠回归的流散文物乾隆御笔“熙春洞”石匾额、嘉庆御笔“称松岩”。近年来,圆明园管理处从一亩园、树村、功德寺等拆迁区回收砖石8万余件,在圆明园西部景区形成“文物长城”,还收到热心市民捐赠的带有“圆明园”戳记的城砖。圆明园希望公众能够提供更多流散文物的线索。(记者 叶晓彦)

豆VIVI

机器来种地,农民去干啥?——走进吉林省榆树市农业全程机械化乡镇

  新华社长春4月21日电 题:机器来种地,农民去干啥?——走进吉林省榆树市农业全程机械化乡镇

  新华社记者 褚晓亮、高楠、薛钦峰

  这里是我国首批使用“东方红”牌拖拉机的乡镇之一,这里基本实现了农业全程机械化,这里用50多年的时光一次次见证着我国机械化的新变革……这里是吉林省榆树市的弓棚镇,以机械化程度高而著称。机械化不光提高了当地粮食产量和效益,也让大量农民从繁重的农事中解放出来。

  机器来种地,农民去干啥?带着这样的疑问,记者在春耕时节走进弓棚镇,感受着农机化给“三农”带来的新变化。

  1万多户农民 1万多台机器

  “这是玉米全自动收割机,只要在地里一走,这边直接出来的就是玉米棒子。”弓棚镇长山村益民种植合作社理事长刘继山指着一个3米多高的“庞然大物”对记者说。

  走进益民种植合作社,院子两侧各有一座占地2000平方米的农机库,库房里整齐停放着20多台农机,收割机、播种机、锄草机甚至包括玉米秸秆打包机……品类齐全、蔚为壮观。

  弓棚镇镇长宋宪平介绍,截至目前,全镇有农户19500户,农机具保有量达11000多台套,大型农机专业合作社有200余家,基本实现了全镇农业生产农机全覆盖。

  弓棚镇作为一个农业机械化的典型乡镇,有着悠久的机械化历史。作为新中国成立后第一批使用“东方红”牌拖拉机的乡镇,1964年,吉林省第一台“东方红-54型”履带式拖拉机就落户在该镇长发村。

  在长发村当了27年村党总支书记的崔英骄傲地告诉记者:“长发村土地平整,面积大,特别适合开展机械化作业。因此,机械化起步早,在全国都有名,以前村里每天接待各地来参观学习的都数不过来。”

  农机化普及使弓棚镇的农业产量不断跨上新台阶,长发村历史上曾创下吉林省粮食单产新纪录。2018年,该镇粮食产量达到25万吨。

  “铁牛”唱主角 农民换皮鞋

  “铁牛”唱起了主角,农民被从田里解放出来。“过去的农民面朝黄土背朝天,弯腰曲背种庄田;现在多数农民脱下泥靴换皮鞋。”崔英说。

  刘继山给记者算了一笔账。“过去每家种地,需要四五个人干一个月。现在农民只需备好种子、化肥,一个农机驾驶员不到一周时间就能将300多公顷地种完。全年从种到收只需辅助工人15人,比过去减少了100多人。”

  农机化程度提高,促进了土地流转。更多的农民将土地流转给合作社,自己出外打工。在弓棚镇,看不到“零耕碎种”的“百衲衣”,而是一马平川、整齐划一的规整农田,正是大型机械“大显身手”的用武之地。从“零耕碎种”变为集约管理,生产品种、作业时间、种田水平都得到统一和提升。

  宋宪平告诉记者,由于大量农民从田里解放出来,可以腾出时间从事二、三产业。目前,弓棚镇形成了粮食、畜牧、运输、棚膜、商贸流通五大支柱产业,城镇化水平在全市居于前列。

  在位于弓棚镇十三号村的创业园区内,110栋果蔬大棚鳞次栉比,村民赵国忠正在大棚内给葡萄绑枝。2009年,赵国忠将自家6.5亩土地托管给村里的种粮大户,自己专心搞起棚膜经济。“土地托管后一年收益6000元,两栋大棚一年能挣10多万元。”他说。

  目前,弓棚镇果蔬大棚已发展到12500栋,建成标准化蔬菜园区18个,年产值达12亿元,带动当地近万人就地就业。弓棚镇也被确定为“中国·北方冬季蔬菜生产基地”核心区。

  机械化拓宽了弓棚镇农民的致富渠道,农民的收入结构由单一的土地收入逐步变成“土地+养殖+务工”多元收入,凸显出“一变三”的效应。

  种田高效了 理念变新了

  弓棚镇胜明村农机大户李在伟于2009年成立了榆隆农机种植专业合作社。10年间,他深刻体会到农机化的甜头。

  “通过全程农机化作业,我们每公顷土地节约生产成本近1000元,每公顷玉米产量提高约1500斤。种田有如此高的效益,让我们觉得农业大有搞头,我们也乐于尝试新的事物,接受新的理念。”李在伟说。

  像李在伟一样,农机化的普及也打开了农民的视野。一些合作社负责人开始吸收现代农业经营理念,把目光投向了农业发展的新事物、新趋势。

  在弓棚镇水泉村的科铁公路旁,榆树市仁和机械种养殖专业合作社院内一座高耸的烘干塔格外引人注目。43岁的合作社理事长陈庆伟穿着时尚、年轻干练。“我以前只考虑怎么多打粮食,但农机化的普及给我们创造了条件,我们可以有更多的精力发展循环农业、高效农业。”

  在陈庆伟看来,循环农业是合作社发展的大势所趋。仁和机械种养殖专业合作社以机械化为依托,开始尝试种养殖结合的发展模式,以种植业拉动养殖业,以秸秆饲料代替牧草,利用养殖牲畜的粪便、沼渣及秸秆发酵有机肥,为黑土地改良建立有机种植基地。

  “机械化和循环农业结合,让我们的农业发展大有奔头。”陈庆伟满怀期待地说。

豆VIVI